亲爱的树洞

林深时,见鹿,梦醒时,见你。

做完手术有几天了,人也在慢慢喝恢复中,想到自己特别任性的说一个人手术没问题,医生看了我一眼,说还是叫个家人来吧。想想,医生可能见惯了我这种too young too naive的妹子。整个手术最狼狈的是插尿管,感觉跟被人强暴了一样……整个手术全麻的,一点感觉都没有,做手术前我还哼着大老师的《我是你的罗密欧》,隔壁的40姐姐还有75奶奶都比我遭了更大的罪,还有那对一起倚在栏杆上看日出🌅的老夫妻看着就觉得很难过。。。。健康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啊。我么,从小到大,手术都做习惯了。。。这句话还是从姐姐嘴里说出来的,才发现我再怎么生龙活虎,也在医院来来回回了太多次吧。。。。又一次意识到自我认知有多模糊了……这么说起来,那个穿着短袖在零下20多度的极北之地奔跑撒欢的女孩子,是我吗?都模糊起来了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