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树洞

林深时,见鹿,梦醒时,见你。

其实想去哈尔滨因为想逃离,而且逃离到一个冰冷的世界里去,因为我的内心已经冻结成冰。昨晚终究没有失眠了,只是还是看到他跟她说话装作没事人,我还是觉得很膈应。龙井说我太偏执了,也许我真的病了。从9月开始我就一直想看心理医生,因为我真觉得我受不了了,直到现在已经能控制自己的情绪,其实不是好点了,而是⋯⋯⋯⋯眼泪流不出来,人也无法原谅,原来我的世界中竟没有冰释前嫌这回事啊

评论(7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