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树洞

林深时,见鹿,梦醒时,见你。

以为不会动容的还是因此而失眠了,看来我愿没有自己以为的康复的那么快啊。表面表面,果然都是骗人的吧。只是那一席话终是看得出鸡同鸭讲,根本不在一个频道上,满腔的埋怨和诋毁,我以为无从辩驳,就像他第一次那怒气冲冲的指责,呵呵,我假扮楚楚可怜?说真的,何须要假扮,看到这里就已经彻底凉透心。一个本就烂尾的结局,究竟想要用话戳的多烂才算解了你心头的不甘心?我已经举手投降,做不到报复,报复了也无用,就此打住吧。

评论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