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树洞

林深时,见鹿,梦醒时,见你。

八月的开始,我一点也没有好到哪里去。我知道这个地方是可以随意吐负能量的地方,我也知道我可以不要去顾及别人。如果不是因为你迟迟不来,我早就死过百八十回了吧。我原来根本不是勇敢,而是偏激,逃避,有病的,因为你不来,我只好在梦里面勾画一个你。睡醒了,白天再去假扮另一个人。他们说那个人也是我,可他们不知道哪个才是我表演的角色,你说,我每天这样,累不累?

评论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