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爱的树洞

林深时,见鹿,梦醒时,见你。

自从还原短发后,还没有上过lofter,剪完的心情简直不要太好!!!早就该剪了,要不是今年两个伴娘的约,我才不留这么长的头发呢,自从留过长到没边的头发之后就决定以后再留就是个瓜!

好几个月发了,生活好像过的手忙脚乱。8月的大夏天,我竟然还在生病中,从新员工培训结束,发烧,拉肚子,发烧,喉咙痛,真是一点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啊。但!要开开心心的!

很多时候,都怀疑自己是疯子,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那么累……然后想想,现在不累,你想50岁还是60岁再累?……我真的什么时候都不想累……但是真的不是这样的人设……所以只能拖着身体苟延残喘的往前爬,努力爬

做完手术有几天了,人也在慢慢喝恢复中,想到自己特别任性的说一个人手术没问题,医生看了我一眼,说还是叫个家人来吧。想想,医生可能见惯了我这种too young too naive的妹子。整个手术最狼狈的是插尿管,感觉跟被人强暴了一样……整个手术全麻的,一点感觉都没有,做手术前我还哼着大老师的《我是你的罗密欧》,隔壁的40姐姐还有75奶奶都比我遭了更大的罪,还有那对一起倚在栏杆上看日出🌅的老夫妻看着就觉得很难过。。。。健康真的比什么都重要啊。我么,从小到大,手术都做习惯了。。。这句话还是从姐姐嘴里说出来的,才发现我再怎么生龙活虎,也在医院来来回回了太多次吧。。。。又一次意识到自我认知有多模糊了……这么说起来,那个穿着短袖在零下20多度的极北之地奔跑撒欢的女孩子,是我吗?都模糊起来了

今年过的比想象中快太多了,真的有转瞬即逝的感觉。想想年初的时候,我还在那样的痛苦中不可自拔,现在我却毫不牵挂了。也许故事真的在那一页结束了吧。在哈尔滨中央大街的那家新华书店里,我在扉页留下的话,我到现在还记得。不管今年这些人还试图找回点什么,扮演些什么,我……实在无力跟你们演出了。祝你们的剧目圆满落幕。而我的2016,从东北开始,到重庆结束。也许并没有结束,结束的只是那个人,那种心境。还有长很长的路要走下去,一个人,走下去。今年唯一感到欣慰的,是我真的完成了to do list上面的任务,连西藏,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找到了同行的人。人生就是如此吧,同行的人也许不亲近,但始终得感谢曾经同行。2016没几天了,也得到了不大不小的坏消息,拖着这残破的身躯,我真的,还要气喘吁吁的蹒跚前行……虚弱,却长久的前行下去

苏说在我眼里看到了期待。想起几个月前关于希望是什么的一场辩论,原来希望便是我本身而已